编号26877436
片名:中国情歌汇
导演:谭钧
主演:方琼 / 戴军 / 谢楠 / 龚琳娜 / 黄格选 / 袁惟仁
类型:音乐 / 真人秀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汉语普通话
首播:2016-07-28(中国大陆)
豆瓣评分
简介:  《中国情歌汇》是云南卫视、云南白药与中外名人文化产业集团联合打造的大型音乐类节目。节目以“中国情歌汇,你想唱给谁”为口号,将“你想唱给谁”中的“谁”作为节目中的重点。通过歌手歌曲演唱、情感故事讲述以及现场视频连线的方式,最终完成音乐与情感的交融,展示潜藏在歌者心中的真性情,挖掘出情歌表情达意的本质。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的开始,每一次讲述都是一段情感的释放。节目于2016年7月28日首播,并于每周四晚21:10在云南卫视持续播出。

中国情歌汇 第1集
大唐王朝刚刚建立的第九个年头,秦王李世民与太子建成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亦然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天晚上,太子建成的宠妃玳姬正在请宫廷画家阎立本为她画像,却被太子传去陪侍秦王李世民喝酒。太子建成以齐王守边为名调集秦王兵马、为齐王饯行的名义请李世民赴宴,企图乘机除掉李世民。此时,太子建成的谋士魏征已在城外挖好土坑等着埋葬李世民。李世民有备而来,揭露、痛斥了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的阴谋。太子建成仍不死心,竟然利用自己的宠妃玳姬和李世民的暧昧关系,诱李世民饮下了毒酒。李世民险些丧命,遂痛下决心杀死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李世民找到为太子建成镇守玄武门的宗将军,诱逼宗将军在玄武门策应。这一幕恰好被宗将军六岁的小儿子辩机无意中看到。李世民成功发动了玄武门之变,除掉了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身上血迹未干便直趋东宫向玳姬表明心迹,希望得到玳姬的谅解,更希望得到玳姬的身体和芳心。禀性刚烈的玳姬本想杀身做个烈妇,
中国情歌汇 第2集
长孙无忌斩草除根血洗了东宫,李世民没能兑现对玳姬的诺言。太子建成的谋士魏征面对屠刀毫无惧色,李世民为其义气所感,将其收在自己门下。宗将军背叛太子,内心不堪重负,自己面对前来剿杀的长孙无忌自裁身亡。宗将军帮助李世民成功发动玄武门之变,事后却被长孙无忌满门抄斩,只有六岁小儿辩机,拜在净土寺住持玄奘门下,才躲过了这一劫。李世民即位后,本想立玳姬或杨妃为皇后,遭到朝臣的反对。因为这两个女人一位是死去的太子建成的遗孀,一位是前朝国君隋炀帝的爱女。皇后的桂冠理所当然地戴在了李世民的结发之妻长孙氏的头上。长孙皇后汲取前朝教训,帮助李世民扼制外戚势力,使长孙无忌的政治抱负无法实现。功勋卓著的老臣房玄龄出任了宰相,就连招降的魏征也受到李世民的重用。长孙无忌内心十分压抑。不能立自己喜爱的女人做皇后,李世民对杨妃只能以加倍宠爱作为补偿。对禀性刚烈的玳姬,即便是百般忏悔也无济于事。
中国情歌汇 第3集
高阳在长孙皇后的宫中长大,娇宠至极。此时,开创贞观之治的李世民,已是一位气象成熟的君王了。长孙皇后所生长子承乾,虽然无德少才,却以嫡长子的身份被立为太子。杨妃的儿子吴王恪,因为是庶出,母妃又是隋炀帝之女,即使文武双全,才貌出众,最为李世民所钟爱,却也无缘成为大唐皇位的继承人。吴王恪常常望着跟在父皇身后上朝的太子承乾紧咬着冰冷的牙根。高阳从小崇拜三哥吴王恪,吴王恪也只有在高阳面前才能尽情发泄自己心中的忿懑和不平。高阳公主对吴王恪的处境深感不平,同时也不由得对自己身为嫡生的公主而感到庆幸和自豪。杨妃担心吴王恪长大以后会贬离京城,长孙皇后看出她的心事,答应她向皇上请求让吴王恪永留京城。杨妃对长孙皇后的仁慈感激涕零。李世民探望亦然疯了多年的玳姬,对她述说大唐在他的统治下繁荣富庶的景象。玳姬依然不能原谅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杀害太子建成五子的暴行,指责李世民多年来不让自己和女儿相见。李世民发誓要给高阳一生一世的幸福。
中国情歌汇 第4集
辩机在朱雀街与高阳不期而遇,两人一同进宫。好奇的高阳尾随辩机来到玳姬居住的冷宫,藏在角落里准备看个究竟。玳姬日夜盼望女儿的出现,没想到等来的竟是一个小沙弥。辩机进宫为玳姬讲佛法,他的睿智聪颖赢得了玳姬的好感。敏感的玳姬发见了藏在漏刻后面的高阳。母亲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女孩儿就是她的女儿高阳。老太监慌忙领走高阳,惹得玳姬高声叫骂。高阳对知道她生日的疯女人颇有好感,认为她是个能掐会算的神密女人。高阳向魏王泰提起身居冷宫的疯女人,魏王泰连连摇头,劝她不要再去。高阳向父皇和母后讲述见到疯女人的情景,引得李世民大为光火。当夜,李世民布置御医为玳姬用了镇静药,然后亲赴冷宫与玳姬作长谈。李世民劝说玳姬不要说破真相,不要认自己的女儿。高阳现在是皇上皇后的掌上明珠,破坏这一现实,无异于破坏高阳一生的幸福。玳姬想不通,怒骂李世民残忍不义。李世民威胁玳姬说,如果玳姬不按他的话去做,那她就永远也别想再见到高阳。
中国情歌汇 第5集
长孙皇后变着法儿哄着高阳玩儿,好象要让她忘却什么、生怕她想起什么似的。可是高阳还是魂不守舍……高阳在吴王恪的陪伴下前去看望吴王恪的母亲杨妃,当高阳向杨妃问起冷宫里囚禁的疯女人时,杨妃脸色倏然变化,连连推说不知,并以布置御厨做菜为由起身离去。高阳向吴王恪夸说疯女人掐算生辰八字异常灵验,吴王恪的好奇心终于禁不住诱惑,于是跟高阳一同前往冷宫一试究竟。或许是李世民的谈话起了作用,当玳姬再次见到高阳,表现出异常的冷静。她有意逗引高阳的兴趣,以使她能多呆一会儿。高阳推吴王恪到玳姬面前,让玳姬为他看生辰八字。玳姬竟说吴王恪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有伏羲之相。高阳问玳姬什么是伏羲之相,刚刚进来的辩机代为回答说,伏羲之相就是天子之相。这正是吴王恪来此的目的。他激动万分,拉起高阳转身就跑。玳姬在后面拼命叫也喊不回他们。玳姬委屈地哭了,她向辩机道出自己满腔的悲苦。玳姬向辩机讲述了玄武门之变前后她与李世民的恩怨情仇。
中国情歌汇 第6集
高阳斗胆把玳姬对吴王恪的预言说给父皇李世民,李世民大怒。当晚,李世民又去哄高阳。高阳趁机说出杨妃做皇后,吴王恪做太子的美好愿望。李世民却道:高阳的愿望虽好,只可惜做不到,因为皇帝也有做不到的事。高阳把父皇的话告诉给正面壁思过的吴王恪,吴王恪如梗在喉,无声落泪。高阳忍不住又来追问玳姬吴王恪的命运到底怎样,玳姬见到高阳,兴奋得过了头。当玳姬知道高阳对吴王恪感情很深时,劝高阳趁早远离吴王恪,并说出吴王恪是高阳、是太子和诸王们的克星的话来。高阳很失望、很生气,骂玳姬是疯子,玳姬伤心至极。太子承乾在高阳回来的路上拦住高阳,以向父皇告状相威胁,要高阳把她府里一个叫称心的小太监送给他。高阳受不得别人的恐吓,更气愤于承乾的缺德,就是不答应。承乾恼羞成怒,当众说出疯女人就是高阳生母的真相。高阳幼小的心灵受到的侮辱。迷途的高阳问辩机自己是谁,辩机告诉她,要做到谁也不是,才是最难的。多年以后高阳才悟到,
中国情歌汇 第7集
为了高阳一生的幸福,李世民终于痛下决心,让玳姬永远也见不到高阳。雨夜,玳姬被宫人拖上马车强行迁往别处。几年以后,玳姬居住过的冷宫变成了废墟。高阳再没见过玳姬。辩机也杳无音信。千秋节到了,高阳到东宫太子府与承乾商量为父皇送寿礼的事,诸王与太子各怀心腹事,如同一盘散沙,再也聚不起来。高阳怀着冰冷的心情离开了东宫,身后传来承乾与称心寻欢作乐的笑声……长孙无忌为了把握大唐的未来,把功夫下在太子和诸王身上。在他眼里,太子承乾是个怪物,魏王泰哗众取宠,吴王恪脑后生反骨,只有晋王治纯厚仁孝。千秋节,李世民回赠给四个儿子一个"兄肥弟瘦"的典故,希望他们互相爱护,不要重演玄武门发生过的历史悲剧。土蕃丞相禄东赞进京为皇上祝寿,偶遇高阳公主,决心为松赞干布赞普求为新娘,迎回土蕃。李世民在皇宫接见了松赞干布的求婚使者禄东赞,阎立本将这一幕描绘下来,就是传世至今的《步辇图》。玳姬担心李世民把高阳远嫁土蕃,
中国情歌汇 第8集
是夜,禄东赞前往高阳公主府,代表松赞干布赞普送给高阳一只珍贵的玉枕作为信物。高阳收下了玉枕,并立即前往吴王府,把自己准备远嫁松赞干布赞普的决定告诉吴王恪,希望吴王恪安排她和辩机最后见上一面。长孙无忌得到密报,连夜进宫督促李世民尽快促成高阳与松赞干布的婚事。因为高阳总会让朝臣们想起一些本该忘却的旧事,况且高阳与吴王恪过从甚密,已引起朝臣私下议论了。李世民几乎赞同了长孙无忌的谏言,连夜与长孙皇后商量。长孙皇后表示了坚决的反对,说高阳的身世是众所周知的事,这样把她顺势远嫁他乡,别人会以为皇后是为了消除内心的妒恨,也会因此影响陛下的圣德。事后,长孙皇后狠狠斥责了长孙无忌。吴王恪深夜入宫让父皇不准高阳远嫁。李世民让他不要再添乱了。李世民连夜召见禄东赞,情辞恳切地说明不能让高阳远嫁的原因。禄东赞对自己的莽撞表示了深深的欠意,并愉快地接受了皇上敕许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赞普成婚的安排。
中国情歌汇 第9集
为文成公主送亲的队伍出发了,惜别之情弥漫长安。玳姬听说远嫁土蕃的是文成公主,高阳依然留在宫中,心中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宫廷的险恶,使她不敢奢望高阳的幸福。在以长孙无忌为首的朝臣们的强大压力之下,李世民不得不同意将他最喜爱的第三子吴王恪遣往其所封之地益州赴任。与此同时,高阳的婚事也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皇帝皇后情绪低落,希望给高阳找一个如意的驸马,以弥补她内心的创伤。太子承乾不失时机地找到吴王恪,为吴王恪的处境鸣不平,并把矛头直指国舅长孙无忌。承乾许诺吴王恪永留京城,让吴王恪把辩机派遣到东宫,为他刺杀长孙无忌。吴王恪与太子承乾达成默契。吴王恪离京日期迫近,杨妃为爱子的生不逢时落下痛惜的泪水。李世民对杨妃安慰说,吴王离京只是权宜之计,他对吴王有长远的打算。吴王恪把满腔的悲愤、崇高的理想述说给高阳,高阳为吴王恪的一腔澎湃的帝王之血而感慨,更为诸王在未来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中的殊死搏斗而担心。
中国情歌汇 第10集
辩机前往东宫太子府的路上,在河边遇见为重病的母亲进城抓药的年轻村姑孚由。河水湍急,辩机应孚由的请求背她过河,刚好被到郊外游春打猎的高阳和刚刚内定的附马长孙嫱儿看见。高阳无心玩耍,悻悻回宫。辩机来到东宫,听太子承乾说让他杀人,于是愤然找到吴王恪表示绝不愿参与。吴王恪告诉辩机,太子要他杀的人正是杀害辩机父亲的仇人长孙无忌。辩机前去看望玳姬,在玳姬的身上汲取到复仇的力量。太子承乾连夜向父皇为吴王恪请求留京,令李世民惊喜不已。为探太子承乾真正用心,李世民准许东宫的开销与己相同。太子承乾不知是计狂喜不已;魏王泰为父皇的决定心神不宁;吴王恪为自己的帝王梦有这样一个转机而兴奋异常。吴王恪把自己留京的好消息告诉高阳,高阳把自己定婚的消息告诉吴王恪,兄妹两人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吴王恪不忍把对新驸马的成见明示高阳。李世民把魏王泰迁到武德殿,以示恩宠,用来打击他越来越看不上的太子承乾。太子承乾在党羽们的鼓动下,
中国情歌汇 第11集
长孙皇后对长孙无忌在皇上面前对诸王说三道四所造成的后果深感忧虑。长孙无忌对皇上朝令夕改很是不满,他在遭到长孙皇后狠狠批评后,仍然对刚刚内定的高阳的新驸马长孙嫱儿发表了担心的看法。皇后生怕对不住高阳。长孙无忌的担心无形中加重了长孙皇后的心理压力。太子承乾逼迫辩机刺杀长孙无忌。可是,在朱雀街辩机欲行刺的目标竟然变成了魏王泰而又巧遇高阳时,辩机忍无可忍,揭露了吴王恪与太子承乾互相利用的丑恶行径,表示不愿再参与这不光彩的勾当。吴王恪许诺辩机,待自己继承皇位的那天,一定为他的父亲平反昭雪。为了这个许诺,辩机不得不继续做下去。高阳对从小依恋的三哥吴王恪和被她视作心魂一样的辩机暗地里的所做所为表现出十分的担心和无奈。就在此时,她未婚的附马却先出了事。长安有名的美女白小姐被李世民内定为东宫妃。长孙嫱儿对白小姐早就垂涎三尺,当他在晋王治府得知这一消息后,遂向白小姐发出了紧急求爱信。白小姐正为自己将嫁给有同性恋僻好的太子承乾而喜忧掺半的时刻,
中国情歌汇 第12集
长孙皇后病重,长孙无忌只许晋王治探视而拒绝太子承乾及其它王子和公主探视,这不禁引起了太子承乾和魏王泰的恐慌。两人都没把晋王治看在眼里,暗自盘算在皇后去逝前除掉对方。太子承乾向辩机下达命令,次日必除魏王泰。当夜,太子承乾在东宫行巫蛊之术,为母后驱魔除妖。阴险的魏王泰抓住时机,让房遗爱把太子承乾告到长孙无忌那里。长孙无忌得到东宫正在大行巫术的秘报,连夜闯宫禀报皇上。李世民命令长孙无忌前往东宫兴师问罪,只要不伤及太子,余者不吝。长孙无忌率兵冲出玄武门直奔东宫。东宫太子府顿时成了杀人场。辩机亲眼见长孙无忌血洗东宫,欲拔剑杀之,却被黑暗中的吴王恪所阻拦。太子承乾眼看长孙无忌杀了他痴心宠爱的小太监称心,发誓报仇。辩机埋怨吴王恪让长孙无忌在他的刀下溜走。吴王恪是要借长孙无忌的刀杀太子承乾、杀魏王泰。辩机在吴王恪身上看到当年秦王李世民的影子,而他发现自己正在重复自己父亲走过的路。辩机决心不再为吴王恪所用。
中国情歌汇 第13集
吴王恪为东宫之事幸灾乐祸,高阳当着吴王的好友房遗直指责了吴王恪。高阳的美貌和她真率的个性,给房遗直留下美好的印象。高阳独自往东宫看视太子承乾,承乾再次把高阳的身世揭破,意欲让高阳去问罪于父皇。高阳明知太子承乾用心,却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她直奔父皇的寝宫,当面质问他,今天东宫之血是否是报应的先兆。李世民第五子齐王佑在齐州谋反败露,被押解回京受死。阴妃跪在廊上向皇上乞求,只求能给齐王佑一个好死。高阳望见,心都要碎了。太子承乾总结齐王佑失败的教训,慎密制定了杀父弑君的计划。李世民让阎立本为病危的长孙皇后画一幅皇后年轻时的肖像,以博得皇后一笑。当夜,李世民正在宠幸武则天,得到来自东宫的密报,太子承乾密结党羽,歃血为盟,企图谎称太子病重,诱皇上赴东宫探视……李世民带着重臣和卫队前往东宫探视已不可就药的太子承乾。李世民流着泪对太子承乾说出他的肺腑之言。承乾哭着要见母后,
中国情歌汇 第14集
长孙皇后的大限之日已为期不远,知道长子承乾已废为庶人,她既希望能够保住承乾的性命,又怕因私而妄法。李世民哭着安慰皇后说,不杀承乾是大臣们的意见,以使我们保持慈父慈母的尊颜。此时,长孙无忌为皇后准备好良方仙药,让晋王治割下身上肉给母后作药引,晋王治闻听大惊失色。大限将至的长孙皇后给李世民留下两条重要的遗言:外戚掌权对朝廷有百害无一利,所以万不可重用长孙无忌。太子被废,可在诸王子中择优而立,不要顾及长幼嫡庶。李世民紧握发妻的手,含泪点头。此时,晋王治正为争当第一大孝子而煮着自己的肉。当他把煮好的汤药端到母后面前的时候,长孙皇后流下了痛心的眼泪。长孙无忌跪在皇后病榻前求她把晋王治扶上太子位再走。长孙皇后流着泪拒绝了。晋王治身上的肉留不住皇后,大赦天下也无济于事。皇后嘱咐丧事一定要节俭;魏王泰、晋王治定要相互友爱;嘱咐给高阳找个好人家。长孙皇后说自己一生如果欺骗过谁的话,
中国情歌汇 第15集
高阳受父皇嘱托前去看望将要被流放的承乾,承乾为母后的一生感到万分委屈。高阳鼓励承乾好好活下去,承乾认为自己的生命已毫无意义。吴王恪在母妃的嘱咐下自请离京,来向高阳告别。两人谈起承乾,吴王恪顿生恻隐之心。吴王恪骑马赶往城外与承乾告别。承乾指着囚笼说,吴王恪也该在里面,因为他从来就没安分过。承乾把他在长安最后一夜做的梦说给吴王,祝他好运。承乾走了,再也没回来。吴王恪在承乾落寞离去的时候能去送他,这让李世民多少感到一些安慰。是夜,李世民向杨妃保证,待吴王恪讨伐新罗获胜回朝,便立他为太子。杨妃为皇上侍寝,使长孙无忌看到吴王恪对晋王治入主东宫的威胁。房玄龄向李世民辞去丞相之职,主动推举长孙无忌。这消息让魏王泰坐立不安。为安慰年迈的房玄龄,李世民把高阳许配给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长孙无忌如愿以偿地坐上了丞相的宝座,开始实施他的政治抱负。李世民为高阳出嫁的事深夜前往废苑与玳姬晤面。
中国情歌汇 第16集
高阳预感到自己马上就要出嫁了,为了逃避婚事,她请求吴王恪带她一同去益州。吴王恪拒绝了高阳的请求。房遗直把他弟弟房遗爱和高阳定婚的消息告诉吴王恪,两人都为高阳感到惋惜。吴王恪忍不住把消息透露给高阳。高阳连夜入宫质问父皇,李世民向高阳解释这桩婚事方方面面的好处与周全。高阳表示宁嫁田舍翁,不嫁宰相府。李世民万般无奈,决定让高阳与玳姬见面,借助玳姬劝说高阳。玳姬怀着平静的心静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可是她没有认高阳,尽管高阳迫切相认,玳姬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她用自己的生活经历告诉高阳,要珍惜生命,善待自己,嫁到房家是一桩很好的婚事。这次期待多年的母女相认,令高阳十分失望。在净土寺为国母做超度,孚由也赶了来,她的母亲也刚刚去逝。李世民十分宽容地允许她和诸王、公主们一同参加法事。高阳在净土寺见到辩机和吴王恪在一起,知道他们在一起秘谋并非一日,吴王恪惧怕高阳责问,径自离去。
中国情歌汇 第17集
李世民召见即将远行益州的爱子吴王恪,嘱咐他卧薪尝胆,东宫太子的位置给他留着。魏王泰和晋王治来送吴王恪,见他载了一车兵书去益州赴任,内心里感到吴王恪潜在的威胁。吴王恪唱着《将仲子》怅然离京,李世民和高阳在城上望楼一直目送着他。高阳即将出嫁,吴王恪恰在此时远行,高阳象个迷路的羔羊来到净土寺找到辩机,在他这里探寻生命的奥秘。辩机的劝解显得无能为力。房遗爱为自己即将成为大唐的驸马而兴奋不已,他把新婚的洞房布置就绪,期待着花烛之夜的到来。高阳连续三天在辩机的禅房里,向他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最后她竟然要求辩机带她去益州吴王恪那里,如果辩机答应她,她就在益州嫁给辩机。辩机被高阳的话惊呆了。高阳指望辩机救她解脱眼下不幸的婚姻,辩机当然做不到。高阳一连三天在净土寺的活动被庶戒住持秘报到宫里。李世民即刻派宫人接高阳回宫当面询问,高阳说找辩机只为了超度自身。由于李世民对辩机印象极佳,
中国情歌汇 第18集
新婚之夜,驸马房遗爱被高阳阻挡在门外,理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次日,高阳拜见公婆,领教了房玄龄"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胸怀。房遗直为弟弟房遗爱鸣不平,被高阳斥责。房遗直为了弟弟的幸福和高阳的荣誉,主动把自己世袭的爵位让给弟弟,李世民不允,但却大为感动,认为高阳嫁到这样的仁爱之家实在是一件大好事。高阳回宫看望父皇,得知三哥即将出征新罗,凯旋之日即可入主东宫。自己的婚姻不幸,听到敬爱的三哥有当太子的希望,高阳不禁高兴起来。房遗爱随高阳进宫,见到高阳深得皇上宠爱,心中甚喜。他象往常一样来到魏王府拜访魏王泰,回去后遭到高阳痛骂,令他从今往后不许与诸王接触。房遗爱诺诺称是。房遗直见婚后的弟弟依然独自一人睡在自己房里,不禁十分气愤。在哥哥的鼓动下,房遗爱冲入高阳的卧房决心做一个大丈夫。在威严的高阳公主面前,房遗爱的企图化为了泡影。房遗直为自己的弟弟感到难堪。
中国情歌汇 第19集
高阳在辩机的禅房里向辩机寻求精神的交流,辩机为防不测翻身跃上房梁,径自读经,不再理睬高阳。高阳认为辩机是在故意捉弄她,掉下了伤心的泪。公主和弟弟到净土寺上香一天未归,房遗直赶到净土寺,见房遗爱孤零零站在大殿上,高阳却在辩机的禅房里对着梁上的辩机哭泣。房遗直让房遗爱和高阳先走,自己留下来向辩机问罪。辩机和房遗直的人格博得双方相互的信任,问罪变成了恳谈。房遗直得知高阳与辩机的故事,对高阳的身世惊叹不已。房遗爱看到辩机和高阳的关系非同一般,渐渐从无奈和气愤中想出自己的主意,他要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不平,尽量顺应公主的意愿,这样自己的日子才会好过。房遗爱想开了,内心变得平和了许多。辩机离开净土寺隐居山林苦读梵文经典,耐心等候玄奘的归来。高阳预感到辩机会远走高飞,可是当她看到辩机的禅房人走屋空的时候,内心的失落依然令她不能自持。在房遗直的耐心劝说下,
中国情歌汇 第20集
房遗爱为了得到官爵和金钱,主动帮助高阳寻找辩机。很快从庶戒那里打探到辩机的消息。房遗爱潜入辩机的草庵企图在背后杀害辩机,辩机一身正气,逼迫房遗爱放弃了杀机。回府后,他并没有把辩机的消息告诉给高阳。高阳进宫向父皇为房遗爱要官,李世民误以为高阳和驸马夫妻恩爱便爽快地答应了。高阳从父皇口中得知,吴王恪为入主东宫已去辽东作战,承乾病死在流放地。这些消息令高阳悲伤不已。高阳来到净土寺,为亲人鸣钟祈福,无限伤感的她更加思念辩机。高阳为自己不能尽妻子的义务而把两个侍女送给房遗爱作妾,房遗爱高兴之余,把辩机隐逸骊山的消息通过侍女静奴告诉给高阳。高阳以打猎为名进山寻找辩机。在辩机的草庵,高阳与辩机重逢。一时间,悲喜交集。房遗爱则忠实地承担着护卫公主的职责。高阳与辩机象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在一起倾诉心曲,命运为他们编织的爱恨情仇的巨网可谓疏而不漏,两人双双坠入,
中国情歌汇 第21集
房遗爱和高阳上山打猎两天未归,房府上下焦急不安,房玄龄命房遗直进山迎应。房遗直来到骊山,见房遗爱和高阳并不在一起,心中十分诧异。此时,高阳与辩机正在草庵里依依不舍地告别。当高阳告诉辩机还会常来看他时,辩机断然说不。房遗直看到高阳在辩机的草庵里,向房遗爱举起了愤怒的鞭子。高阳满怀惆怅告别骊山,从心底里发出爱的誓言。她告诫房遗爱,以后进山不许行猎,不许杀生。高阳的爱亦然包容了苍生万物。房遗直来到草庵,横刀质问辩机。辩机毫无惧色、毫无悔意,令房遗直既恨又敬。高阳回到房府,房玄龄老夫妇关怀备至,高阳内心顿生忏悔之情。房遗直暗嘱高阳侍女静奴注意观察公主起居,同时命房遗爱设法控制局面,不要使房家丢丑。房遗直以房家嫡长子的身份为房家的荣誉与高阳进行了交锋,结果反被高阳数落一番。高阳命房遗直去看好自己的弟弟房遗爱,不要让他做出蠢事。李世民向房玄龄问起高阳的情况,
中国情歌汇 第22集
高阳怀孕了,房遗直最先在高阳的侍女那里得到消息,却依然希望那孩子能是房遗爱的。高阳明确告诉房遗直,孩子是辩机的,并让房遗直做好房遗爱的思想工作。房遗直无可奈何地向弟弟说明情况。房遗爱却想以此为砝码,在高阳那获得更大的官爵,更多的金钱和美女。高阳再次进宫为房遗爱求官,刚好遇见晋王治告魏王泰的状。魏王泰以晋王治与谋逆的燕王关系密切来恐吓晋王,以使晋王放弃对东宫太子之位的角逐。李世民得知此事大怒,当即决定魏王泰入主东宫之事永不再议。李世民一向以为自己有识人之明,却对自己的儿女一无所知。心力交瘁的李世民见到高阳,让她注意和辩机的关系不要走得太近,告诫她人言可畏。高阳到废苑冷宫看望玳姬,玳姬听见高阳唤她母亲,心都碎了。玳姬给高阳讲述了她和高阳的父亲之间的恩怨,希望高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而不要象自己年轻时那样固执。宫中前来房府贺喜的鼓乐声让高阳觉得阵阵凄凉。李世民面对房玄龄,
中国情歌汇 第23集
吴王恪回京,向房遗直问起高阳的情况。房遗直吞吞吐吐不敢告以实情。恰在吴王回京之时,太白金星在白昼出现,这兆示着东宫自有其主还是与"女王武氏灭唐"的传闻有关?李世民希望这是吴王恪入主东宫的好兆头,于是勉励吴王打好高句丽一战。当吴王恪满怀信心面对母亲时,杨妃不仅高兴不起来,反而对儿子的前程表示出深深忧虑。长孙无忌对晋王治入主东宫的态度是势在必得。李世民欲立杨妃为后,遭到以长孙无忌为首的朝臣们的一致反对,李世民只好作罢。李世民嘱咐吴王恪过问一下高阳和辩机的事。当吴王恪在庶戒口中得知辩机在骊山修行,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吴王恪来到房府向房遗直打听高阳婚后境况,房遗直致死不肯说出实情。吴王恪深怪房遗直没有遵照他的嘱托照顾好高阳,逼迫房遗直带他上骊山看高阳究竟和谁在一起。房遗直故意把吴王恪的母亲杨妃没能入主中宫做皇后的消息告吴王恪,以分散他对高阳与辩机的注意,
中国情歌汇 第24集
高阳和房遗爱深怪房遗直不该把吴王恪带进山,房遗直有口难辩。吴王恪分别与辩机和房遗爱达成协议,把辩机放置于骊山山顶喂狼。当晚,吴王恪和房遗直送辩机上山,辩机将此视为与摩诃萨陀舍身饲虎一样高尚的行为。吴王恪与房遗直深夜长谈,感叹岁月蹉跎、命运无常。吴王恪让房遗直对辩机的身世守口如瓶,房遗直答应了吴王恪的请求。此时的辩机正在骊山顶经受生死的考验。房遗爱思前想后,生怕辩机之死牵扯到自己,于是让静奴把辩机的处境告诉高阳。天刚亮,高阳便让房遗爱带她上山。于此同时,大醉初醒的吴王恪和房遗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往骊山看个究竟。众人在骊山草庵没有找到辩机,高阳哭着向吴王恪要人。众人一齐赶往骊山顶,看到辩机依然活着坐在山石上。高阳紧紧抱住浑身冰冷的辩机,众人看到这情景,无可奈何于他们的爱情。李世民再次向吴王恪表示,让吴王入主东宫的初衷不可动摇。当李世民问起吴王恪怎样处理辩机之事时,
中国情歌汇 第25集
魏王泰入主东宫心切,深夜求见父皇说,若立他为太子,待他百年之后宁愿杀掉自己的长子也要让位给晋王治。魏王这一自做聪明的举动,使李世民意识到东宫之位空置过久会引起诸王子相互猜忌,甚至互相残杀。于是痛下决心让心地仁慈的晋王治入主东宫。晋王治对给了他政治生命的舅父长孙无忌报以深深的敬意。长孙无忌叮嘱晋王治,通向帝王宝座的路还很长,万万不可掉以轻心。晋王治来到父皇的寝宫,武则天首先向他表示祝贺,令晋王治热血沸腾。当李世民宣布他为东宫太子的时候,晋王治禁不住喜极而泣,他知道他每走近皇位一步,便离自己所爱的人近了一步。李世民特别为晋王治准备了庆贺的喜酒,可是晋王治没想到,出席坐陪的竟是令他自惭形秽的吴王恪。魏王泰听说晋王治做了太子,心中不服,竟然带领百名门客闯向玄武门向父皇讨说法。李世民焦头烂额,称病不出。长孙无忌在玄武门抓了魏王泰,告诫太子治,太子的心腹之患已除去其一,下一个将是吴王恪。
中国情歌汇 第26集
太子治的加冕典礼依然使得吴王恪的心大受刺激,杨妃流着泪安慰自己的儿子。狱中的魏王泰在太子加冕的大乐声中,流下了苦涩的泪,他将被流放均州,承乾的命运将在他的身上重现。吴王恪和高阳一起进宫看望父皇,李世民面对自己最疼爱的一儿一女伤感不已。太子治在父皇的厕所里得到了日思夜想的武则天,从此武则天有了主心骨。太子治的命运将改变武则天的命运。太子治经过慎密的调查发现,玄武门守将李君羡生于武安,乳名叫五娘。太子治把这一发现秘报父皇,李世民立即布置吴王恪将李君羡带往辽东秘密处决。令李世民耿耿于怀的"有女王武氏灭唐"的险恶预言终于有了一个了断。太子治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除了武则天的险境。吴王恪命辩机随他一起去辽东,以彻底解决高阳的问题。行前辩机前去向孚由道别。孚由十分伤感,为辩机准备了远行的干粮。吴王恪与房遗直话别,再次拜托他照顾高阳,希望高阳能顺利生下孩子。
中国情歌汇 第27集
高阳为辩机生下一个男孩,房遗爱忍辱看望高阳母子,高阳能给予房遗爱的补偿只是允诺为他求取一个更大的官爵。吴王恪在辽东战败的消息传到朝廷,这令长孙无忌兴奋不已,他告诉太子治,吴王恪再没有资本和太子抗衡了。李世民将吴王恪战败的消息告诉杨妃,并主动承担了责任。吴王恪班师回朝,辩机独自前往玉门关迎接玄奘法师。高阳进宫再次向父皇为房遗爱求官,李世民勉强答应。但房遗爱仍然乐不可支。而房遗直则忧心忡忡,担心引起朝廷的非议。吴王恪潜回长安,拜在母亲座前,仰天长叹,天不助我。杨妃嘱咐儿子赶快离开京城,以免引来杀身之祸。房遗直告诉高阳吴王恪回京的消息,高阳赶往吴王府打探辩机的消息。当高阳得知辩机独自往西去了玉门关,不禁痛哭失声。吴王恪得知高阳生下一个男孩,既为她高兴亦为她难过。吴王恪用一颗同样苦难的心默默地安慰着苦命的十7妹。孩子都六岁了,辩机依然没有回来。高阳带孩子来骊山草庵,
中国情歌汇 第28集
辩机终于迎来了他日思夜想的师父玄奘法师,师徒一起回到京城。李世民召见了玄奘,让玄奘撰写一本有关西域地理民俗的书,以此作为支持玄奘译经的条件。李世民派房玄龄和房遗直负责协助玄奘的译经工作。房遗直把辩机回京的消息告诉房遗爱,让房遗爱告诉高阳,以免落埋怨。房玄龄父子与玄奘师徒商讨在全国选拔译经大德的事,得知辩机正协助玄奘法师撰写《大唐西域记》,认为辩机应该是译经大德的首选之人。房氏父子离开净土寺,高阳就来到净土寺找辩机。高阳对辩机一往情深,辩机决心做一名译经大德,把余生献给佛佗,他将为高阳母女终日祈祷。高阳回府后,让房遗直把辩机排除在译经大德人选之外,房遗直深感为难,因为这样只能引起人们对辩机戒行德学的种种不利猜测。次日,高阳又让六岁儿将孚由做的斋饭给辩机送去。辩机见了六岁儿,百感交集,然而矢志于译经事业的愿心却丝毫未减。高阳在百般无奈之时,房遗爱主动向高阳提出,他有办法让辩机回心转意,
中国情歌汇 第29集
房遗爱逼迫高阳找父皇要官,逼迫高阳为他生儿子。高阳求房遗直为她想办法,房遗直亦不敢对房遗爱怎样,只能让辩机停止译经,前往益州投奔吴王恪。辩机断然拒绝了房遗直。高阳只好进宫请求父皇给房遗爱更大的官爵。李世民看了玄奘口述辩机撰写的《大唐西域记》,对辩机的才华赞不绝口,高阳觉得这或许是她和辩机命运的转机。恰在这时,房玄龄病重,李世民和高阳一同赶往房府。房玄龄临终遗言,如果高阳想离开房家,请皇上恩准。高阳满怀希望地把自己和辩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房遗直直言告诉高阳,辩机翻译佛经或许要用尽一生的时间和智慧。高阳把珍藏多年的玉枕拿出来,托庶戒带给辩机,以示终生相守,辩机没有接受。压抑多年的庶戒,把玉枕送到御史台,告发了辩机。长孙无忌答应庶戒顶替辩机译经大德的位置,以让他招出更多内幕人物。长孙无忌的马队包围了净土寺。辩机被捕前,把译好的经文恭恭敬敬捧给师父。房遗直把辩机被捕的消息带回房府,
中国情歌汇 第30集
长孙无忌把案情报告给李世民,李世民让长孙无忌不要牵扯吴王恪和高阳,长孙无忌则表示为难,因为他知道这正是他除去吴王恪的大好机会。玄奘与李世民的会见是十分尴尬的,他们的徒弟和女儿给他们的脸上摸了黑。玄奘再三为辩机求情,李世民不允。高阳得知辩机被定谋反罪--死罪,闯进宫中与父皇理论,要自己承担责任。李世民为高阳的所作所为痛心疾首,终于一病不起。房遗爱私找长孙无忌为自己开脱责任,长孙无忌暗示房遗爱,只有把吴王恪拉下水,房家才能自保。房遗爱找高阳商量对策,高阳不答应他的要求,房遗爱就把六岁儿拉出来威胁高阳。如果高阳不配合长孙无忌办案,他就把六岁儿交出去。高阳急中生智,对房遗爱说六岁儿是她与房遗直所生。房遗爱质问房遗直,房遗直为了高阳默认下来,令房遗爱异常羞怒。房遗直为成全高阳和辩机,用钱买通狱头,使高阳有机会和辩机见面并说服辩机一同前往吴王恪所在的益州,
评论加载中...